他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,来回徘徊,手上微烫,也不及心里的灼烫。

他需要冷静。

吸了一口气,沉稳的重新坐了下来,然后将旧烛剪灭,又点了一支新烛,这才放到了油灯上,将此信细细的看过,思来想去,竟是将信放到烛上给烧了个干净。

看着跳跃的火光,司马懿的眼神之中已经没有再有任何迟疑。

他的确心动过,然而,他不能中郭嘉的计,不管是主动的,还是被迫的,助郭嘉成了事,又有何用?!

吕布父女败了以后呢,他又能去哪儿?!

不管司马氏有多冤枉和无辜,司马懿若是间接促成了此事,他也未必成为曹操的功臣,就算可能会有嘉奖,难道这不是另一种贬损吗?!

做出这样的事的人,历数古来,又有几个有好下场的?!

曹操难道真的不忌惮他司马氏吗?!

若论狠辣阳谋,曹操可比吕布父女狠多了,到时候的下场可能是等事情淡化以后,诛司马氏的族,以免会有更大的祸患。

这世界,从来不欣赏这样的价值观,真正做双面谍的人,又有几个能堂而皇之的重用和嘉奖。嘉奖越过,越会像对待狼一样的防备。

那时,才是司马氏真正的悲剧!

虽然司马懿并不想承认,他却知道,这并不是一个良好的真正的栖身之计。就算他以后再伏低作小,曹操也会以为他藏奸于心,反而更加防备。

司马氏在这样的强权强主面前,又有什么力量能够反抗?!

与其如此,不如不应,不如不变。哪怕在吕氏之下再不甘和委屈,他也没有昏头到从这个坑跳到一个更大的火坑里去的理由!

当然,他更明白郭嘉之计的狠辣,因为这样的信会不断的传来,届时吕布若是得知他早已知信,恐怕会迁怒于他。

然而司马懿并不惧怕,现在他是虎威军的军师?哪怕隐瞒了,吕布不具备思辨能力而发怒了?那也是明怒。

能明着发出来的?也就一时下不来台而已。而那种暗藏于心,隐忍不发的,才真正的恐怖。

无非是与吕布吵一架而已!

司马懿想了想?无论怎么看?都是这种后果小一点。

罢了……能隐藏一时是一时?真的到隐瞒不住的时候再说!

大不了替吕布擦屁股。

司马懿心里是清楚的,以吕布说风就是雨的性格,他若知道,一定会去救,关心则乱?遇到他真正在意的?关心的?恐怕根本不考虑什么理由和借口?还有托辞等等!他来不及想那么多,只会立即就去。

说到底?吕布对吕娴是寄与厚望的,是不容失去的?是不惜代价也会去救的。这一点?勿庸置疑。

郭嘉的确是会打蛇打七寸。

看着纸燃尽了,司马懿收拾好衣着,出帐问道“主公何在?!”

“刚出帐,去围猎,言会为军师猎来狐,可做围脖,以御冬日之寒也,”亲兵恭敬回道。

司马懿怔了一下,没吭声。

但他依旧到了营前去候着,果然不久之后,吕布一马当先,率着轻锐奔腾如云海一般冲了回来,像是带来一股热烈热血的风浪。到了营帐前,吕布紧急勒停马,见司马懿在,便喜着下了马,急令身后随从将猎来的狐给他瞧,笑道“今日运气极好,正好遇上这两只红狐,叫他们给揉好与军师做围脖!”

说罢还比了比,笑道“这颜色,不错,配军师极好!”

也就只你喜欢这些花红柳绿。司马懿道“懿怎敢生受?!不如主公留与女公子方好!”

“娴儿向来不爱这些,便是与了她,她也会与旁人,若论配得上的,也只军师一人,其余都是与布和娴儿左右的粗人,用这个,糟践了!”吕布笑道,“将来进冀州,觅得好剑宝马,赠与我儿,她会更高兴!”

司马懿不知是怎么感受,道“如夫人尚在车后,何不与之,懿若生受,实在夺人所爱!”

“无妨,布得空再猎些与她便是,”吕布道“女人虽爱貂裘,却更加爱珍宝,若赠之,更高兴!”

司马懿也不知怎么的,只一心推拒,道“主公自用,更配得上!”

“布整日热血腾腾,哪里需要这等物什?!”吕布笑道“军师只受之,无需再推辞!”

司马懿抵不过他的热情,便谢过受下了。

吕布道“军师怎么在营前迎接,如此冷风,莫要受寒才是。布无需这些虚礼,军师不必如此客气。以后大不必如此了!”

司马懿道“是因有事才来等候。”

“哦?!”吕布便牵马停住了,听他说话。

司马懿道“还是要加急行军方好,不可再逗留,待与大军汇合,直取冀州才是正事。以免军情泄漏,反而不利时机!”

吕布点首,道“自是如此!军师勿忧,不过是二三日路程,不必太急了,必能及时赶回!”

司马懿点头,吕布便上了马,命亲兵将司马懿送回帐,又骑着马跑了。竟是一刻也闲不下来的心情。

吕布这个人,爱好宽广,无论是对珍宝,宝马,剑刀,甚至是美人等,哪怕当时再喜好,也不过只是短暂的兴趣,只要得到了,他就转头忘了。

这一路来,如夫人随行,还未送回徐州,然而吕布也没见她一面。仿佛忘了她似的!

他的确有些三心两意的。做事情,也很松散。若说他有心机,是故意的用这狐皮来收买他的心,还真高估了吕布的心机。

他就是随性所至,高兴的时候亲亲热热的,不高兴了,也会发火闹脾气。

热血起来的时候,说风就是雨,怎么都拦不住,精力旺盛过头的那种人。

然而一旦进了舒适区,沉醉于酒和温柔乡的时候,他也害怕改变。

吕布是个能一眼看清,但也有很多面的人。然而,这个人,虽然有点喜怒无常,可是,的确是有真心的。

至少此时司马懿是有点感动的。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啊!

司马懿出身世家,以前读书时,看到用貂裘就能收买君主的爱妾和大权在握的权臣,他只觉得眼皮子浅。

然而在这个物资匮乏的时代,貂狐皮毛,象征了难得的意义,更多的意义。是尊贵的无价之宝。

当真正遇上的时候,他竟觉得自己也略有些眼皮子浅!

所以战国时的君王,一旦遇到心仪的臣子将士,就会赐于貂狐之皮,这是真的具备特别的意义。哪怕是后宫最得宠的爱妾妃嫔,也未必能够得到的赏赐,也眼馋,轻易被此收买的东西,可想而知,它何止能用珍贵来形容,它更是难得,认可。

况且还是吕布亲自猎来的珍贵的猎物,甚至特意寻找到特意为他留着的。

司马懿哪怕最终还是盘算居多,衡量居多,可是这一刻,人的心也不是铁石,总归是能被打动的。

司马懿在这一瞬之间,明白了为何韩信明明可以三分天下,却没有在能割据的时候反。

不过是在那一刻的情义输给了后来的局势。但在那一刻的韩信,他没能做到。

一个傻子!

司马懿察觉到内心里其实略有感动以后,不禁又对自己哧之以鼻。

看吧,感情用事的下场,是很残酷的。

司马懿,可别因为一件一个人因为随性而为的所为而动了真情。可别犯了毛病,你可是那个理智到冷血冷酷的司马仲达啊。司马氏的一切,全在你身上,千万别被区区几件狐皮收买!

司马懿命人牵来了自己的马,出了营帐,看着一路从河内出来,到达兖州以后的景秀河山。

北方之土,虽是冰雪覆盖,可是谁都知道大地回春时的中原有多美!

而这片景秀的疆土,谁都想得到。就算是郭嘉,就算是曹操,就算是冀州……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!

他为军师,将来若有幸随吕布父女入主北方之土,那也是他司马懿的功业,是司马氏的荣耀。

怎么在这个阵营之中达到平衡,而努力存活下来,才是最重之事。

而不是在想着怎么坑了吕布。

他不会是第二个韩信!

吕布行军有时候快,有时候也慢,随性而行。但路程不远,三日后也已经到达兖州大军所驻之地,与自己的兵马汇合。

一时遣人送爱妾,张杨的女儿回徐州,只是他的几个儿子让吕布有些头疼。吕布原本是打算送他们回徐州的。虽然心里确实是嫌弃他们比较废,看不上是真,但是也有别的考量,随自己出征,若是混个功勋,也算对张杨有个交代了,但若是不幸战死了,他与张杨不好说!

因此,吕布的意思就是送他们一并去徐州,随着他的如夫人一起。然而没料到的是张杨的这几个儿子死都不肯,非要随军,要随吕布出生入死,然后图个功名,以安身立命!

吕布头疼,见他们打定了主意,又怕架不住哀求,因此便躲了清静。

于是张杨的几个儿子开始来烦司马懿。

司马懿真是醉了,刚认的义父,这种义父,有点没用啊。这点小事还需要他来办。真是!

插一句,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,书源多,书籍全,更新快!

“军师……”张杨的几个庶出子是很战战兢兢的,看着他的小眼神,略有点受惊,生怕被他赶回徐州去。

司马懿说话很直白,道“在军中随军,生死都未可料,汝等可知?!”

几人异口同声的道“既愿随军,岂惧生死?!”

“既连死也不惧,为何就怕去徐州?!那里能生吃了汝等不成?!”司马懿道。

几人哑然,良久道“男子汉大丈夫,若不建功立业,与死何异?!”

司马懿看着他们,知道这绝非他们本意。

他们就是害怕别的东西,才不肯去徐州。

说实话,司马懿挺嫌弃这样的废物性子的。这几个,真的养废了。也不知张杨是怎么养儿子的。

在司马氏族中无论嫡庶,都是一律培养,没有这种区别明显,司马氏就没有废人,一个废物也没有。

而这几个,后宅口舌之争都叫他们吓怕了,或是怕如夫人报复,索性连徐州也不敢去?!

那如夫人去了也不过是后宅妇人,还能左右他们的事不成?!都是彼此不相干的情况,他们竟也怕成这般。

司马懿真是无话可说。

司马懿便道“若是拿汝等命去填功业,主公又如何能与张将军交代?!主公虽为汝等义父,自然可以安顿轻松事务与汝等,然而若是循私,又叫诸将如何心服?!为免非议,不如去徐州。如夫人毕竟是张氏血脉,同父所生,便是以前有些龃龉,血亲之间又如何有隔夜仇?!”

“非吾为主公推托,而是张将军亲口所说,定要安排汝等去徐州。主公实在不能违约。若是汝等有什么闪失,便是吾,也难与张将军开口提及啊……”司马懿道。

这一番话就是故意堵他们的。

他们听的哑口无言,因为他们能否认与嫡姐妹不睦,又不听父亲和义父的安排吗?!这是忤逆。

可是吕布见不到,司马懿又不是那种语重心长,关心他们内心的人,说的话又是套话,他们还能如何?!

只能委委屈屈的同意了,然后就被司马懿给麻溜的打包,派人立即一并送回徐州去。

这种废人,完全没有笼络的必要,司马懿才不揽这个事。他服侍吕布的亲生的女儿都不耐烦,更何况是这些没啥担当得所谓干儿子!

不是他轻视这类人,而是以后吕布的干儿子得要批发的多,每一个都要他去应对,他累不累?!

古人早熟,这个年纪了还这副德性,这一生也就这样废着过了。司马懿完全不会将这种人放在心上。用是没什么用,连使坏都使不到坏的那一种废材。

人一送走,吕布就露面了,笑道“若无军师,布不知何许也!”

司马懿保持体面的微笑,什么破事都丢给他,真是无话可说。那一点点收到狐皮的感觉,也完全消失无踪了。

“主公当立即行军往冀州进发,越快越好!”司马懿道“趁现在冀州不防,又空虚,可立大功!”

吕布道“自当如此!”

当即升帐,发布军令,全军拔营起寨,突然加速的往冀州而去!

scrpt;;/scrpt